<listing id="z1j5b"><cite id="z1j5b"></cite></listing>
<var id="z1j5b"><strike id="z1j5b"><listing id="z1j5b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z1j5b"><dl id="z1j5b"><listing id="z1j5b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z1j5b"></var>
<var id="z1j5b"><video id="z1j5b"><thead id="z1j5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z1j5b"><dl id="z1j5b"><listing id="z1j5b"></listing></dl></var>
<var id="z1j5b"><strike id="z1j5b"><thead id="z1j5b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z1j5b"><strike id="z1j5b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z1j5b"><dl id="z1j5b"></dl></var>
公司動態  Company News
公司動態
首頁 > 關于我們 > 公司動態
中國服裝業夾擊中突圍
2012-11-5
  廣交會三期日前開展,本期最受外界關注的焦點,當屬中國加工貿易出口的“元老”紡織服裝業,因為遭受主要出口國外需大幅減少,原材料棉花價格國內大大高于國際的雙重夾擊,企業利潤普遍下滑至不足3個點。大部分參展商表示,日子難過,企業走到生死存亡的階段。仍能保持淡定的,是那些已經培育起一定規模國內市場的出口型企業,“單靠出口撐不下去”。  

  中國服裝協會常務副會長陳大鵬透露,上月中國服裝出口量增長-1.8%,至此中國服裝出口量已經連續11個月負增長!鞍俜种鲩L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! 

  前狼后虎中間壓座山 

  目前,紡織服裝行業正經受“舊三件”最強烈和集中的沖擊。所謂“舊三件”是指“匯率波動、成本高企、外需不振”,它一直困擾著國內出口型企業。業內人士描述紡織服裝行業現狀時說:前“狼”后“虎”,中間有座“山”!袄恰笔侵笟W美紡織企業依然占據著價值鏈的高端,“虎”比喻東南亞國家紡織業的崛起,而壓得紡企喘不過氣的“山”則是國內生產成本沒有最高只有更高的一路攀升。 

  成本高企方面,深圳維泰斯公司董事長曾祥金給記者算了一筆賬:最棘手的莫過于國際與國內棉花市場的差價。目前,國內每噸棉花的價格高于國際市場4000元左右,一些企業因用棉成本過高不得不限產,絕大部分企業每產一噸純棉紗虧損就超過2000元;此外,就算公司把生產基地從深圳遷至內地,工人月薪仍是越南等東南亞工人的4倍;國際海運的價格也猛漲,一個大柜到日本,由年初的400美元上漲到600美元,歐美航線更甚,因為需求減少航班相應減少,導致每航班費用幾乎翻倍。 

  比較優勢已經喪失,紡織服裝企業繼續不能再以“價格”拼市場!伴_展首日,一個德國有2000家直營超市的采購商告訴我,他以后要去東南亞采購,因為我們的產品比印度、巴基斯坦報價貴了接近3成”。深圳榮昌利家用紡織品有限公司負責人張溁介紹,深圳幾家大型家紡企業,今年上半年出口訂單普遍減少3成,下半年減少5成以上。 

  企業表示,成本壓力是中國制造競爭力減弱的更重要的因素。 

  抄襲和跟風沖擊中國制造 

  采訪中,紡織服裝企業普遍對快速崛起的東南亞制造表現擔憂。 

  “生產成本低廉帶來的價格競爭,我們可以通過開發和推出新品來化解。畢竟紡織服裝復雜的各道工序里,中國制造在全球范圍仍占據相對中高端的位置?膳碌氖菛|南亞,尤其是來自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抄襲和跟風,其速度之快,讓我們常常措手不及”。深圳中通進出口有限公司孫菁介紹。 

  孫菁表示,該行業中國企業可以施展拳腳的空間很狹窄,而新品推出不出半年就有抄襲者。近年來,公司接待多批東南亞“采購商”進廠考察,經過詳細觀摩各道工序以及詢問低價后對方離開。之后試圖進一步確認訂單,“采購商”如人間蒸發般再也無法取得聯系。過不多久客戶反映,可以用便宜得多的價錢在東南亞采購到類似的產品,包括中通最新的工藝、花型、款式,甚至包裝都雷同。 

  張溁指著展區貨架上陳列的毛巾告訴記者,素色毛巾中國制造已經無法和印度產品競爭,因為對方可以做到同等品質和低得多的價位。印花系列,前兩年東南亞不會做,現在已經基本掌握,雖然品質還未完全與中國制造同步。提花系列,則是中國制造目前可以叫得動價的產品,企業紛紛在這個領域提高工藝,對設計、染色、紗織各環節升級換代。 

  參展商普遍表示,從低端拼價格到中高端拼工藝,這個看似被逼出來的轉型升級,帶來的結果是:為了保住客戶和利潤,企業不得不減少出口量;賣的產品貴了,檔次高了,量也少了。部分參展商仍舊懷念以往以量取勝的日子,“外需不振,便宜貨才是王道。低端產品利潤不到5個點,但量走得大,現金回收快。中高端產品雖然利潤達到10個點,總體而言購買力還是弱”。 

  走出去能否規避成本高企? 

  那么,把生產線外遷到東南亞國家,是否能部分解決成本高企難題?參展商表達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。 

  紅豆集團副總裁周鳴江表示,利用中國的資源,中國的加工勞動力,這條路不能長久。應該利用國外的資源,達到全球化布局的目的。2007年,集團在柬埔寨建立境外經貿合作園區!耙环矫娈數貏趧恿Τ杀镜,工人每月的最低工資是150美元(約合人民幣800元),而國內工人的工資是3000多元。在柬埔寨建一個1000多人的工廠,企業每年能比在國內節省2000多萬元支出”;再者,柬埔寨享有出口歐美的免關稅優惠待遇,還可以利用日本、韓國、印度的自由貿易協議。 

  與之相反,深圳幾家大型家紡企業卻表示,不會考慮把生產搬遷至國外,他們選擇了從深圳到內地的路線。其中,維泰斯把工廠從深圳遷到了浙江,榮昌利遷至河北,中通則遷至無錫和南通。曾祥金的看法代表了他們的觀點:搬遷或許可以解近渴,但不是長遠之計!皩嶋H上,現在東南亞的人力成本已是幾年前的一倍以上,同樣在不斷上升,只不過基數比國內低很多!贝送,東南亞國家政局不穩定,政府作風、與中國關系等不確定因素,也是許多出口企業沒有選擇出走的主要原因。
 

來源: 深圳商報
[ 打印 ][ 關閉 ]   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品牌展示 | 終端形象 | 品牌加盟 | 公司動態 | 招聘專欄 | 聯系我們
Copyright © 2012-2020 深圳市珞莎琳服飾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天地心網絡 粵ICP備12081916號
電話:0755-83756200 傳真:0755-26767610 地址:深圳市福田區竹子林益華大廈A棟六層
5544444